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0:鲜为人知!南疆轮战之前就有侦察大队小轮

发布时间:2019-11-08 16:46:18 人气:2737

回顾过去时期:标题栏

我经历过的侦察兵继续战斗,这与外国军区在1984年开始组织侦察旅到边境的一轮战斗不同。我们的连续战役意味着我们第11集团军的侦察连和步兵团是侦察排。从1979年战争到1985年解除100万人武装的六年中,我们一直在中越边境执行侦察和作战任务。首先,原则上,以色列军队或师将组成一个侦察旅,分遣队将每六个月轮换一次。

但是到了1981年,很明显,第31师和第32师将分别承担“拉点作战”的任务。这两个师的侦察部队一直在边境地区执行行动任务,该师正在那里“准备进行拉点行动”。第33师侦察部队和军事侦察连继续其一轮行动,后来直接参加了“两山”行动。一些士兵当了几年侦察兵,主要是在边境战斗环境中。

1980年6月,我军侦察分队迎来了第三轮轮换,在河口和锦屏边境进行侦察行动的第三十三师侦察分队和我军直接侦察连撤退并返回施工。同时,31师和32师还组成侦察分队,在京口、小坝子、金昌和麻栗坡县的虞梦、楚巴等边境地区执行任务。重要的是要担负起侦察和掌握战后越南军队强行占领的“溃灵山、崂山、罗家坪大山”等“越境”据点的任务,并直接组织军区“酌情”撤除敌人据点作为侦察情报支援。

1981年1月,陆军参谋长派我和参谋张锁到边境对两个师的侦察队进行特别访问,并给他们每人一件棉短袖衬衫作为“安慰品”。这是我“特种车边境巡逻”的一个重要机会。重要的是要知道,当时军队的车辆和装备都比较少,团级以下的部队出差时基本上都是坐当地的公交车往返。事实上,他们能够用特殊的公共汽车把我送到边境,这是酋长们关注和关心侦察军官和士兵的标志。乘“北京吉普”穿过和平,穿过大海,然后走得很远,马关等。,我第一次走这个方向主要是一条省道,但是路面状况很差。斜坡很大,弯道很陡,坑不平坦。我一路风尘仆仆来到麻栗坡县猛碉楼乡坝子村,已经“风尘仆仆”。

第三十二师侦察支队和侦察连仍由科长顾维忠领导,驻扎在村行政办公室和村小学。第二中队由侦察排组成,由曾庆国和第95团参谋杨昌济率领,驻扎在距支队几十公里的茨楚巴地区。目前,侦察支队的主要任务是调查敌军占领明口山骑行线短距离、短深度的情况,同时掌握敌军在崂山和巴厘河东山的动向。麻栗坡县属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东临阜宁,西接马关县。在南部,它与越南河江省的文同、安明、关坝、魏川和黄皮等“五县一市”接壤。它的边界有227公里长。境内地形以中低峡谷为主,属南亚季风气候,岩溶地貌分布广泛。全县大部分地区海拔1200米以上,最低点在南盘江“弓”出口处107米。汉族、瑶族、壮族、苗族、彝族、傣族等民族经常居住在这个地区。

凶刁乡也在崂山附近的林山附近。师侦察连驻扎在坝子村小学。连长刘先友和指导员左晓鹰白天和官兵一起收拾背包,为学生上学腾出地方。他们晚上拼接桌子睡觉,每天都这样做。军官和士兵们说,这比在露天睡觉好得多,比在反击战中不在露天睡觉好很多倍。顾科长说我们的满意度不高。在边境战争中睡觉是令人满意的。

为了面对面地了解敌人的情况,侦察兵经常日夜参加活动。9月,侦察连组织了一个小分队潜入柯伊林山一侧,进行了几天几夜的潜伏侦察。侦察连尽可能熟悉其活动范围内的地理环境、道路地形和敌人的设防条件,从而为敌人提供短深度的点对点行动基本信息。后来,在民兵的配合下,他们袭击了敌人侧翼的目标,引诱敌人移动。他还成功引诱并拘留了临山的一名越南军队领导人,这在掌握检查证书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得到了军区的表扬。但就在不久前的10月5日,当侦察连再次对敌军阵地进行近距离侦察时,河南省的一名班长薛文海被闪电严重击伤。在敌人阵地炮火的威胁下,军官和士兵在雨中被营救到深夜。当薛班长脱离危险时,他已经死于大出血,年仅21岁。参与侦察和救援行动的军医许晋松悲伤地说:薛文海参军时经历了自卫和反击行动。他走在每一次侦察行动的前面。他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侦察员和实战中的英雄侦察员。

第二中队在茨楚巴方向与边防站相邻。他们相互合作,积极分享情报。他们及时检查并掌握了大量面对面的敌人的信息。他经常被支队派遣去配合暴雨和侦察连,这有助于明代崂山和口林山敌情的调查。一天,1175.4高地边境阵地在夜间遭到敌人袭击。班长臧清德带着六名士兵请求支援。敌人被打败后,他要求边防营副营长允许他们搜索前线阵地,清除前方的障碍。这受到边防官兵的赞扬。第32师侦察队及时有效地掌握了越南军队在上述边界的防御和活动信息,为1981年5月收复柯林山的“拉点行动”提供了充分的情报基础!

第三十一师侦察分队在马关县桥头和金昌边境进行了侦察行动。郭世斌的老科长兼侦察连指挥官姜良清和指导员陈新带领师侦察连前往小井口。该团侦察排第二中队由侦察处参谋杨鲜少率领,驻扎在茅坪街。杨鲜少是一名老参谋,于1962年参军。他来自云南省江川县。他是前面提到的“班彭河攻击攻袭战”(Banpen River Attack Capturing Battle)中攻击队的队长。他与侦察连副连长王钟琴和第91团参谋蒋方嘉组成侦察官兵师,是“班盆河”的典型代表。

马关是文山州的边境县。常住居民是瑶族、壮族、苗族、彝族等少数民族。东部与麻栗坡县相连,西南部与河口县、屏边县相连,南部与越南河江省的老街、荆门、新马街、巴荒、孟康县和市相连。他们共享亚热带气候。然而,“岩溶”山和多藤植物的地形较为明显,坡度陡,河谷深,高差大。低坝和山谷是热的,高山是温暖和凉爽的,而中山和浅山是温暖的。它具有冬季不冷、夏季不热、旱季和雨季分明的气候特点。第31师侦察队主要负责调查明朝占领的罗家坪山上渡海军据点的驻军和位置安排,为友军不久前10月成功收复罗家坪山提供情报保障。

为了了解和感受边境居民与毛平街边境局势的联系,我和张锁在杨、江参谋和两名身穿当地服装的苗族民兵干部的陪同下,前往边境的“草坪街”市场。这是一次以我方为主的自卫反击,已经自发形成了双方边境的公平交易场所,每周一次在山坡草地边境进行。据悉,越南特勤人员和政府便衣人员也与边境居民混在一起开车经过草皮街(Turf Street),因此这里也是双方“情报关系的联络场所。当然,这并不奇怪。这两个对手获取情报的方式相似。重要的是智力价值。

清晨,雾天我们来到山坡上的“草皮街”。浓雾持续了很长时间,十米外几乎看不见行人。当我们到达草皮街时,没有多少人。几个为了出售“肉汤锅”而宰杀绵羊和狗的街头小贩已经点燃了他们的炉子。厨房里的烟和浓雾混合在一起,使环境更加寒冷潮湿。当雾慢慢消散时,看看周围的环境。右翼西北坡的顶部是传统的国界。山顶沿着100米外的缓坡向东南延伸约2公里,是另一个国家边界的交叉点。草皮街位于缓坡山上,在我们的领土上不到1平方公里。

边境的某个地方

在太阳底下,藏在高处,看着敌人的领土,只能看到薄雾漂浮在沟壑中,映衬着起伏的群山和“喀斯特”地貌。它可以被描述为无数的场景,也产生了像“仙女风景”一样的遐想。然而,像这样的地形是非常复杂的!悬崖、陡峭的墙壁、洞穴和藤蔓植物在峡谷和丛林中很常见。最好藏起来并且能够藏起来。对小规模武装部队来说,最好是进行游击和伏击行动。据说,在自卫战争期间,广西在类似的特殊地形上伏击和游击战敌人,给我军增加了很多麻烦。然而,这里的第十四军进攻部队利用熟悉当地环境的边境居民带路,克服了“喀斯特”复杂地形的困扰,成功攻占了孟康、荆门等敌人的重点城镇,打了一场好仗。这足以看出作战组织、指挥和群众基础的秘密!

目前,越南几乎没有人类、道路和农田。可以说,到处都是安静幽静的森林。宁静的早晨是在两国边境上,两国仍处于“战争状态”。直到那时,我才真正感受到敌对环境中的凉爽和不安,以及边境的极度宁静。

太阳渐渐升起,市场的人迎着逐渐飘散的雾从四面八方来到草坪街。街上只有几个用竹木材料和塑料布制成的棚屋和雨伞。这是“街头天空市场”的贸易中心。大多数参加交易会的人是当地村民,销售的主要是当地农副产品、药材、畜禽。杨工作人员表示,五金和小型百货商店最受越南边境居民的欢迎,如电池、手电筒和日常使用的塑料制品,以及食用油和盐。那天在草坪街的顶峰,大约有600到700人。越南边境居民主要是妇女和老人。三到五个人一起旅行。大约40到50人一个接一个地来到集市。

雾消散了,天空也完全放晴了。民兵干部去见我们心目中越南边境居民的“亲戚”。我们沿街闲逛讨价还价,但我们不能不买任何东西。很难隐藏我们的身份。我们从越南边境居民那里购买了当地特有的“蛤蜊叹息”和“铁木砧板”。蛤蜊叹息也俗称“哆哥”。这是一种罕见的壁虎形动物。据说它具有补肾、止咳、润肺、祛风除湿等药用功能。这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它。特木卡板也是由一种坚硬而特殊的当地木材制成的。战后,双方仍然直接与敌人的边境居民进行贸易。这也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11点左右,我们坐在羊肉“汤锅”旁,买了一碗汤,边喝边看热闹的市场,等着民兵干部回来加入我们。姜参谋说羊肉和狗肉汤罐是当地的特产。虽然边境少数民族街道上也有类似的动物肉汤锅,但马关地区更以其美味而闻名!尤其是马关的狗肉远近闻名。虽然附近县也有吃狗肉的习俗,但不如马关人用各种中药做成的味道好。老蒋说了这话以后,端上两碗狗肉凉菜,再喝一碗狗肉汤和苗酒,真是令人钦佩。抬头看,不要低估草坪街的各种“肉汤锅”。渐渐地,几乎所有的汤锅都装满了人。女人,老人和年轻人,以及许多人吃肉和喝汤。已经有几个地方人们猜测拳击。这真是一个欣欣向荣的行业!

午后的阳光下,市场开始逐渐散去,苗族民兵干部把他们的亲戚送回去喝红酒和肉汤锅,吃得很美味。难怪整条草坪街的羊肉狗肉汤锅是唯一的熟食和热食。喝一碗辛辣的牛肉、羊肉汤不仅能缓解疲劳,还能解渴和饥饿。这只是一种受欢迎的食物。难怪第一个在清晨生火的人是经营肉汤锅的小贩。它适用于所有的妇女和儿童,老幼皆宜,利润丰厚。为什么不做呢?表演结束时,所有的汤锅食物都卖完了。

民兵干部在回家的路上说:战前,来到甘杰的越南边境居民基本上住在海外附近的村庄。他们大多数是瑶族和苗族,与我国大多数边境居民有亲戚朋友。他们被越南当局赶走,现在住在离边境很远的地方。他们不得不半夜起床去甘杰。在往返越南的路上,他们甚至会受到公安检查站的调查,甚至勒索。在越南,小型百货商店和回购的日用品都是稀缺商品。因此,纸牌守卫只是要求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虽然他们也给了一些钱,但他们被迫买卖。沿着其他路径或人行道行走并埋地雷是不安全的。如果被发现,他们将因与敌人勾结而被逮捕并送进监狱。除了买一些日常必需品,他们主要会见亲戚和朋友。他们还想知道他们是否会战斗,希望恢复和平,早日过上稳定的生活。

在京口,我会见了科长郭世斌、侦察连连长蒋秦亮、指导员陈新利等官兵。根据军区的意图,他们不仅在边境地区的侦察行动中有效地面对面地掌握了敌人的情况,而且根据“点提取行动”的需要监视了黄皮和孟康地区的敌人的情况,及时有效地组织了打击佯攻等。他们把主动渗透侦察活动的影响和紧张压入敌人的领土,有效地遏制和干扰了敌人的注意力。

两个师的侦察分队在“反攻”后第二次来到边境执行侦察任务。在这次边境侦察行动中,他们不仅灵活地使用了传统的武装侦察手段,而且还注意发现和训练来自边境两侧的秘密情报人员,扩大了使用活的边境民族相互交流的习惯,甚至与反Duẩn集团的“黄文欢秘密组织”建立了联系。他们把情报收集引向敌人的广大群众,从而为及时了解敌人的深层运动建立了基本保证。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德国pk拾赛车 山西11选5 福彩快三

热门资讯

金手指南-指数解读:瑞士面临背水一战

 

猜你喜欢

彩色开国大典珍贵视频曝光,这位俄罗斯人功不可没!他即将现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