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年前他研制出我国首架无人机 文传源国庆当日逝世

发布时间:2019-11-08 19:44:14 人气:3339

他是中国航空航天领域著名的教育家和科学家。他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化学科的创始人之一。他也是中国飞机控制、制导和仿真领域的泰山北斗。他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文传远。

61年前的10月1日,300天后,他带领老师和学生开发了“北京5号”无线电制导着陆试飞,基本成功。这是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也是祖国生日的珍贵礼物。

今年10月1日0: 12,文传远因医疗无效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

昨日(10月2日),北航大学发布讣告,文传远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0月7日上午9点在八宝山殡仪馆竹厅举行。

中国首架无人机300天发展

文传远1952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工程系,从华北大学理工学院转到北京航空科学学院。

1957年,文传远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祖国发展无人机。面对“没有数据、没有经验、没有设备”的困难,文传远和师生们开始制定技术计划和发展计划,最终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支持。1958年6月29日,北航成立无人机研发总部开始科学研究,目标是在当年11日之前到达天堂。

当时,无人飞行器有12个主要系统有待开发,包括自动着陆系统和发动机控制系统。相应地,研究小组也分为12组,包括气动组、数据测试组和自动起飞组。作为“总司令”,文传远强调科学管理。他首先为计划的完成设定时间,然后通过逆向安排计划和正向安排措施,利用各种手段,如重叠、交叉和分散管理计划的制定,引导每个人逐步向前推进。

为了确保安全,大量的试飞是必要的。试飞期间,地面上有安保人员,还有飞行员和文传远等主要设计师。在试飞过程中,风险经常伴随着。他记得,“一旦飞机起飞,最初被设置为无人驾驶模式。飞机本应直线滑行和上升,但它突然变成了一只螃蟹,从侧面飞了出去。我们很快切换到载人模式,飞机稳定了下来。如果处理不及时,现在想想,要不就快死了……”

在飞行试验的同时,应测量数据,所有参数应从头开始测量。在那段时间里,熬夜赶工作是很常见的事情,有时会连续熬夜三天。繁重的工作量使得文传远的体重从53公斤迅速下降到44公斤。

经过数百次测试,飞机的可靠性终于得到了保证。1958年9月,无人机所需的12个主要系统全部开发并安装调试。

1958年11月,“北京5号”无线电制导着陆的正式试飞基本成功。北航的老师和学生在国庆节那天展示了他们的科研成果。文传远骄傲地写诗——大鹏为天空而战,红日高挂,云朵飘散。

此后,经过五个月的试飞、调整和修改,“北京5号”验收试飞成功结束。

1975年,北航成立了以文传远为首的J-6飞行模拟器总体设计团队,协调全国40多个合作单位。经过八年的艰难挑战,北航成功完成了中国首台战斗机飞行模拟器的研制,并成功交付空军使用,从而填补了中国飞行训练的空白。

101岁的他仍在思考如何带研究生

文传远是北航飞机控制、制导和仿真的领导者和创始人。作为国务院首批批准的博士生导师之一,他带领该学科的师生自力更生,建设了培养高水平博士生的教学研究基地。1992年12月,通过国家重点学科评估,在全国学科综合指数中名列第一。他在全世界都长满了桃树和李树。在学生中,有许多杰出的人才。他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医生,包括院士和社会精英在内的优秀专业学术带头人。

温先生善良,以严格要求弟子学习而闻名。“我的学生敢敲桌子,敢坐板凳”是他的口头禅。这句话源于一次例会上的争论。这两个学生在一个问题上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们都脸红了。其中一个人“砰”地拍了拍桌子,而文传远则“火上浇油”。“他拍了拍桌子,你也拍了拍!你承认你错了吗?”那个原本沉默的学生也在椅子上拍了一下自己,然后争论起来。在他看来,让学生在桌子上玩耍并不是让他们开始打架,而是鼓励形成自由讨论的氛围。

除了学习之外,他还特别关心学生的生活,这可以说是“像孩子一样热爱生活”。

学生蔡开元(Cai Kaiyuan)记得晚上出差回来,下了飞机,第一次直奔老师家汇报自己的行程。文传远知道自己还没吃饭,就走进厨房,点了一碗面条给他吃完。

当一个学生生病时,文传远让他的爱人给他送食物。在他医生生命的后期,他在思考和学习上有一些困难。细心的文传远担心他的身体撑不住,会生病,所以他让他直接去上班。他每年都派人去看他,并要求他在博士论文完成后回来回答。

多年前,文传远和其他几位老师一起捐赠了5万元,获得了国家级教学一等奖。2014年,他又捐赠了100,000元,由学校教育基金会(School Education Foundation)管理,用作优秀学术和学术素质的贫困学生的奖学金。

他说,“我没有任何坏习惯。我不抽烟也不喝酒。所有这些钱都是从我的工资中省下来的。很干净。”

他来自湖南,一直记得年轻时缺钱的困境:当他被长沙一中录取时,他的家人没钱,不得不向同学借钱支付学费。后来,他无法养活自己,不得不转到第一师范学校。他希望今天的贫困学生不再感到如此的遗憾和无助。

即使退休多年,温家宝仍专注于教育人民。今年春天,记者来到温先生家采访。他思路清晰。他特别找到了一个蓝色文件夹,里面有两叠材料,每一叠都有20多页。这是他以前写的现代飞行控制领域专著的精髓。它经过特别挑选,装订整齐。

他高呼,“我听说我太老了,不能接受研究生。如果我带一个研究生,我会用这种方法检查这个学生。让他先看看,消化完内容后向我汇报,然后让他考虑如何解决问题。如果不允许我拿走它,我会自己留着它。”

去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授予文传远“道德修养”和“道德修养成就奖”最高荣誉。

百岁老人仍然自己去图书馆借书。

自1988年退休以来,文传远接受了再就业,继续从事科学研究,并带走了研究生。只有当最后两名研究生在2003年接受培训时,他才能真正“成功退休”。退休后,他基本上建立了模拟学科的“相似理论”体系。他于1989年开始发表相关理论,2005年发表了三篇文章,并于2009年发表了另一篇文章来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基本建立了一个“相似理论”体系。他还注重综合系统论。他从1992年开始写第一篇文章,后来陆续发表了十多篇相关文章,基本建立了“综合系统论”的理论体系。

当他90多岁的时候,他仍然在收集中国古代科学家的数据,这些科学家对自然科学有着独特的观点,并想阐述他们的思想和写一部专著。

去年,在“北京五号”试飞成功60周年之际,已经百岁高龄的文传远在中国国家航空航天总局组织的一次特别纪念会议上发表了大胆的讲话。“我不相信。我也不满意旧的!让我们携起手来,继续我们的斗争!在宇宙探索中取得更大的成就!”

晚年,心怀不满的文传远经常去北航图书馆,努力赶上学术热点和技术前沿。有一次,温先生在北航图书馆五楼拿书,遇到了自学的学生。一些人分享了这样的细节:“一位老人和一位女士的来访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位老人有一头银发,感觉非常和蔼可亲。那个女人推着轮椅,非常轻而慢,停在了问讯处。与值班人员沟通后,老人从轮椅上走下来,迈着缓慢但平稳的步伐走向书架。在书架的前排,老人停了一会儿,然后向更深处走去。在最后一排书架前,老人停下来,手指微微弯曲,指尖划过每本书的书脊,仔细挑选他想要的书。”

在今年春天的一次采访中,从图书馆借来的13本书被放在房子南面的桌子上。涵盖的主题包括黑洞、引力波、大爆炸和其他领域。用来阅读这本书的放大镜停留在《黑洞简史》的第133页,这是他当时正在读的书。

现在斯里兰卡人民已经走了,百岁老人在北航校园借书的好消息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实现他们在太空为国家服务的抱负。

今年春天,《北京日报》曾经做了一篇整页的图片报道。让我们一起记住温老。

为中国打造“长鹰”

当101岁的文传远看到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出的“北京5”无人机的历史照片时,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学生们在网上找到了文传远的“北京五号”照片,这让文传远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记忆。他用照片清楚地讲述了60多年前的故事。

这张发黄的老照片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设计系的工作人员在1954年成立时拍摄的。文传远用放大镜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自己年轻的时候。

文传远和易远于1954年结婚。65年后的今天,这两个老人仍在互相触摸。

文传远和他的妻子在展厅的旧照片中寻找熟悉的面孔。几十年来,他们一直手拉手在一起。温暖和谐的家庭是文传远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的坚强后盾。

在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厅,文传远和妻子易远在学生及其家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多架飞机。这些熟悉的飞机让他想起了几十年多事的岁月。

在北京5号的试飞中,飞行员正在地面调试并控制无人机在空中翱翔。

珍贵的黑白照片,微微模糊,一架深黑色的双翼飞机,在空中飞翔,翅膀飞翔。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01岁的高级教授、中国系统仿真创始人文传远没有拿起放大镜,就认出了自己失散已久的“老朋友”和“是的,这是北京五号!”

六十一年前,正是他作为总设计师,带领300名北京航空公司的老师和学生进行了100天的研究,开发了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形状、系统和参数像逐帧的图片一样印在我的脑海里。

早在1957年,北航的老师文传远就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祖国发展无人机。你知道,在那个时候,“没有信息,没有经验,没有设备”,这个想法和异想天开的想法没有什么不同,就连苏联专家也摇了摇头。

然而,文传远的初衷并没有改变。他和他的老师和学生开始起草技术计划和研究计划,最终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支持。1958年6月29日,北航成立无人机研发总部开始科学研究,目标是在当年11日之前到达天堂。

这项任务既紧张又有压力。当时,无人飞行器有12个主要系统有待开发,包括自动着陆系统和发动机控制系统。相应地,研究小组也分为12组,包括气动组、数据测试组和自动起飞组。作为“总司令”,文传远强调科学管理。他首先为计划的完成设定时间,然后通过逆向安排计划和正向安排措施,利用各种手段,如重叠、交叉和分散管理计划的制定,引导每个人逐步向前推进。

无人机是解决关键问题、起飞和着陆的关键。文传远解释说,“当有人驾驶的飞机发生事故,主要是起飞和降落时,无人机更难安全起飞和降落。”

从载人飞行到无人飞行,从地面和机载调试到地对空联合调试,经过数百次测试,飞机的可靠性最终得到了保证。1958年9月,无人机所需的12个主要系统全部开发并安装调试。11日,“北京5号”无线电制导着陆正式试飞基本成功,北航师生向国庆献礼科研成果。这种效率迫使在场的苏联专家承认失败。"如果它在苏联,需要三个研究所两年才能完成。"文传远以写诗为荣——大鹏为天而战,红日高云淡。

从那以后,它又经历了五个月的试飞、调整和修改。次年2月,“北京5号”验收试飞成功完成。

改革开放以来,文传远和师生在综合飞火、设计仿真、智能控制、系统仿真、综合系统理论等领域积极探索和创新。

去年,在“北京五号”试飞成功60周年之际,在学校举办的一次特别纪念会上,百岁老人温老大胆地说:“我不相信,我也不满足于老!让我们携起手来,继续我们的斗争!在宇宙探索中取得更大的成就!”

(老照片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文传远提供)

搜狐彩票网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500彩票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热门资讯

为学画画离开妻子15年,选择出家终被誉为中国画僧再传人

 

猜你喜欢

彩色开国大典珍贵视频曝光,这位俄罗斯人功不可没!他即将现身福